當前位置:
塵埃里的花(文/查晶芳)
發布時間:2022/04/15 閱覽次數:429 來源:《綠色涇縣》
0

  偶然間,聽到這首歌,霎時心驚,淚凝。平平仄仄輕吟淺唱間,婉約輕揚的是那個女子臨水照花、凄惻清寒的顏容,一如月白風清,靜影沉璧。

  “遇見了你,心低到塵埃里,又在塵埃里開滿了花,驕傲卑微,都被你融化,愿歲月靜好,廝守錦繡年華……”

  陳瑞用特有的低回婉轉的嗓音,娓娓唱出了張愛玲這廣為人知的愛情名句。一直很喜歡她這個短句,寥寥數字,寫盡女子在愛人面前極盡柔婉溫順的意態,語雖清淺卻直叩人心,不由人不動容。常常想,到底要怎樣的愛,才能讓心低到塵埃里還能開出明艷的花?

  在她聲名鵲起的錦繡年華里,遇見那個讓她的心一直低到塵埃里的男人。自此,便投入了一場萬轉千回的傾心之戀。她對他的包容與忍耐前所未有甚至超越了底線,只因欲不愛時無奈已深愛。可是那個寫一筆風情萬種文字的男人的心,更是艷光迷離媚不可言。他身邊的女人從來就沒斷過,縱是落難亦不減風流,還公然對她說,他愛著包括她在內的兩個女人!終于,她的感情被揮霍殆盡,此時,愛比死更冷。情滅了,記憶卻不損不毀,《小團圓》里,字字句句,清冷、悲愴了多少顆塵埃里的心!

  其實,她的這段感情與世間所有千瘡百孔的愛情并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,都是以繁華始,以蒼涼終。其間,女心繾綣惟系一心,對方則是紅旗外自招展。這都沒什么新鮮,獨獨讓人驚詫的是,將離之際,她主動倒貼那男人三十萬!同時告訴他“我已經不喜歡你了,你不要來尋我,即或是寫信來,我也是不看的了”,一字字,擲地有聲!這樣看似自相矛盾的了斷方式直讓人震驚得啞口無言!

  想到古希臘的美狄亞,一個高高在上萬人景仰的公主,為了情郎,拋棄一切,傾盡所有鋪就了愛人的錦繡之路,而功成名就的愛人最終卻有了新歡棄舊愛。絕望而憤怒的她,當著他的面,用烈焰活活燒死他的新歡,還生生地殺死了自己與他所生的兩個孩子!她用這般凄絕而慘烈的方式傾瀉了內心排山倒海般的傷痛與絕望。

  愛情,很多時候的確讓人絕望。付出,收獲的往往是終身不愈的傷害。面對背叛與傷害,多少俗世女子選擇怨恨與報復。同樣是了斷,美狄亞,瘋狂而慘烈;張愛玲,則是慈悲而高貴!我想,她是真正的愛了,愛到不能愛,愛到不能恨,所以決絕,所以慈悲。

  “誰是你心上殷紅的朱砂,該怎么留下最后的優雅……”,哀愁如絲的歌聲里,我恍若看到了她決絕轉身時優雅而寂寞的身影,依然穿著那件褚紅色的艷麗旗袍。她的腳下,愛,雖已成一地碎的琉璃瓦,卻熠熠閃光、華麗生姿,還有著令人難以抗拒的魅惑;而此際,她的眸光清冷蒼涼,她挺直了身子,將那曾一度低到塵埃里的心高高抬起,絕不肯再稍稍俯就。她知道,沉香已是夢,花凋早成空,她能保有的只有這一份決絕的驕傲。從此,他只是她心口那一顆不死不滅沉重的朱砂痣,壓得她如死如生……

  喜歡她的癡情,像嬰孩一般毫不設防傾心投入。這時的她,是一個溫柔似不勝涼風嬌羞的小女人;欣賞她的決絕,有季布一諾、伯牙摔琴的果決,有如現今鐵骨錚錚為人仰慕的女漢子;嘆服她的慈悲,情腸已斷卻仍心意綿柔,有如圣母瑪麗亞般圣潔高貴!

  其實,我說不清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子。固然她才情卓越名動天下,但她骨子里應當是寂寞的;而她最想要的,也無非是某個人的一世相陪。記得最初看她的《傾城之戀》,嘆佩其既凜冽冷峻又犀利細膩的筆觸,原先還以為作者必定是飽經情殤才能有如此精微深厚的筆力,后來才知道,不過是還未經情事的閨閣女子。縱然她出身世家,見識廣博,然以她23歲的小小年紀,便寫盡俗世千姿百態男女情,她的內心又怎能不寂寞?而這份寂寞又怎能不令她對天長地久產生深深的渴慕?“現世安穩,歲月靜好”,她要的不過如此,然,貌似簡單卻又極其奢侈。在她筆下,香港淪陷成就了白流蘇的愛情;而在現實世界里,她自己同樣經了亂世,可又有誰來成全她的地久天長?傾城之戀,于她,終究成了一個太美好的枷,將她死死地鎖住,令其寂寞無匹!惟用一管天才妙筆,傾了一生愛恨,寫盡寂寞繁華!

  或許,被文字浸透的女子多是寂寞的、又多少都帶著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意味?她們身在俗世卻不世俗,外表清冷卻內心熾熱,愿為愛走天涯,可為情棄余生,大約可用“至情至性”四字概括吧?這樣的女子往往既天真至極又犀利無比,最是柔腸欲絕又最凜冽難犯。她們比之尋常女子或許更難得到愛情的圓滿,因為那纖細無塵的心容不了一點點愛的瑕疵。愛玲曾說,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,上面爬滿了虱子。其實,愛情又何嘗不是?又怎得完美?而世上最能困住人心的,或許也莫過于愛情了。如此,塵埃里的花,終究是明艷又浸透憂傷……

  “誰是你心上珍藏的朱砂,多年以后想起潸然淚下,沉香恍若夢,花凋一場空,紅塵中的你我怎了斷牽掛……”陳瑞的歌聲悠然從容卻充滿了幻滅后的落寞。的確,身在紅塵,怎了紅塵牽掛?瀟灑如三毛,也只是說“如果有來生,要做一棵樹,站成永恒,沒有悲歡的姿勢……非常沉默非常驕傲,從不依靠從不尋找”。我一直疑惑,她為什么不說今生要做一棵這樣的樹呢?是否她也感到今生實難把握?而相比三毛,愛玲或許在很多方面更敏感也更脆弱?

  無論何種情狀,一代才女的愛恨已散、花事已了。只是,這塵埃里的花,永遠也開不敗;這塵埃里的歌,永遠也唱不完……

版權聲明>>

1.涇縣新聞網所刊登的所有稿件、圖片和視頻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須注明來源,如涇縣新聞網。

2.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本網聯系,聯系電話:0563-5093300。

《秘密教学92私下你可以随意》,风车动漫(P)_在线观看,樱桃漫画